找回地址请发邮件 kpian@mail.com
J罩杯学院忍法帖

2017-08-24

  序章、魔神召唤

  满月光芒,从方形天花板窗户照耀进来,照亮丰满的上半身。森白闪亮的满月,令黑暗空间浮现出裸露乳房的轮廓。
  沉甸甸、像是果实般的饱满乳房。
  比芒果大上许多。
  惊人分量,令乳房变得像是网状哈密瓜的形状,摇晃地充满弹性。
  这是一对大到超越想象的美丽爆乳。
  乳房并没有就此左右外扩,反而整齐列队并排往前挺起。
  正在摆动腰部的,是一名女性。
  骑在一名身形普通的男高中生上头,年轻的二十岁裸体摇晃著。
  拥有一张端正、工整五官的脸庞。
  彷佛描绘出来的明眸皓齿,白皙牙齿配上美丽的黑色瞳孔。嘴唇软绵绵的,上唇和下唇都有著恰好肉度。嫣红额头浮现一层薄汗,展露比平常更加性感的表情。
  女性将黑色长发绑成马尾。在头颅後面垂下来的一束秀发,不断弹跳到上半背部,跟随节奏轻轻飘舞。
  (不行……臀部擅自摆动了……)
  十六夜的雪白臀部上下跳动,长发随同摇摆。
  九十二公分的臀部,发出响亮水声进行活塞运动。年轻高中生的肉棒,在月色之中,被红色裂缝吞到里面去了。
  “哈啊……咕……”
  拓摩喊出声音。
  一定是肉棒前端爽到快要融化了吧。十六夜的阴道,早就湿哒哒的了。加上乳房也出现甜美疼痛。这种反应,肯定是很想被年轻主君搓揉一番。
  “十六夜,这样摆动腰部的话……”
  “请您原谅……怎样都……停不下来……”
  “呜呜……很爽啊……”
  拓摩微笑,十六夜跟著微笑。
  就像字面那样,十六夜摆动腰部,J罩杯乳房跟著摇晃。丰满的彷佛瓜果,加上往前突出的分量,在身体前方占了相当大的体积,充满弹性上下晃著。
  十六夜摇晃自己敏感的乳房,说出恳求。
  今天的主君,依旧没有把手伸向诱人乳房。因为蜜壶实在夹得太紧,只能在十六夜的身体下方,死命忍住射精冲动。十六夜难以忍耐。
  “乳房……请您抚摸……”
  自己对主君恳求。
  拓摩忍住腰间快感,双手伸向不断摇晃的一对果实。
  乳房虽然摇晃不已,十根指头仍然完全埋进去了。指尖立刻陷入丰满球体中,看不到踪影。
  “啊哈啊~~~~拓摩大人……”
  乳房里面,快感像是果汁那般扩散开来。
  喘息声来到最高亢的时候。
  白皙肉球枕著月光,大幅超出手掌的容纳范围。子宫紧缩,又热又疼。手指更用力揉捏时,乳房彷佛灌得饱饱的气球那样,肉团从指缝间满了出来。
  “哈咿咿咿……乳房、乳房……”
  “十六夜,胸部真的很大啊……”
  拓摩忍不住呻吟。
  最为敏感的乳房遭到用力揉捏,十六夜上半身跟著弹动。乳房内部产生的快感,令她意识快要崩溃了。
  (啊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)
  为了精液,十六夜臀部快速摆动。
  她知道自己相当兴奋。她知道对方比自己小了三岁。自己是为了什么原因,被派来拓摩身边,她有著充分理解。
  为了守护主君的童贞。
  为了从坏人手中,守护主君肉棒。
  但是,就算清楚,却无法抵抗咬在身体最里面的肉棒魔力。这根肉棒,是“特别的”肉棒。
  十六夜的臀部,像是激烈活动的活塞那样,让肉棒不断插入内侧。肉棒滚烫颤抖,不断不断摩擦狭窄淫肉,贯穿了子宫口。
  (咕啊啊啊……好、好强……拓摩大人……)
  下意识发出沙哑声音。
  身体像是快要失去力气了。同时拓摩也为了到达最後一步,用力抓住爆乳。
  巨大肉块,任由双手恣意享受。
  完全无法掌握的庞大乳肉,团团包围手指,做出回击塞满两边手掌。
  “啊哈啊啊啊……乳房、乳房……”
  “咕啊啊啊……十六夜、子宫……”
  黏糊糊的蜜壶夹得死紧,拓摩腰部停了下来。
  火热液体,朝子宫大量喷出。
  身体深处像是受到烧灼似的,精液一股股灌注进去,白色飞沫喷了出来。
  (啊啊……拓摩大人射了好多……)
  十六夜过於高兴,臀部下意识加速摆动。白色美臀,变成高速活塞那样摆动。
  拓摩喊出声音。
  用力握紧乳房,左右摇头。手掌满满都是乳肉。
  “咿、咿呀……乳房、乳房……”
  断断续续的喘息声,把十六夜推向高潮。
  出现沉重声音。
  射精中的粗壮肉棒,贯穿十六夜的身体中心。光之箭在身体之中,感觉从屁股朝脑髓方向刺穿了。
  脑袋空白一片,身体感觉消失。那一瞬间——十六夜的身体,飘浮了几公分。
  这并非恍惚状态特有的虚浮感。除了轻飘飘的感觉之外,重点是如同字面之意,十六夜身体“物理性”飘浮了几公分。
  十六夜相当紧张。
  她不认为今天不会出来。昨天就曾“出来过”,至今都是连续出现,她认为这没有问题。
  但是——十六夜身体下方,拓摩肉体开始变身了。身高约一百七十公分的身体,瞬间变成身高两公尺的巨人体格。肌肉块状隆起,身体各处都是猛男象徵。
  像是拓摩的男子,头颅左右晃动,关节发出声音。头部咕咚咕咚晃动。
  张开双眼。
  闪电般的锐利瞳孔。像是足以射出闪电的强悍眼神。
  “喔,又是晚上啊。偶尔白天也可以吧。”
  沉重声音像是巴士的引擎声。重低音令房间窗户跟著震动。
  十六夜战战兢兢,看往像是拓摩的男子。像是拓摩的男子,也看向十六夜。
  “喔,又是你啊。前次愿望还挺不错的啊。这次老子也会实现的。快点说出愿望吧。”
  “啊啊……您又出来了……”
  十六夜下意识遮著脸。
  “又这么失礼啊。快点说。老子没什么耐性。”
  “拜托。什么都不用做,回去吧。”
  “又这么失礼啊。老子可是要达成你的愿望喔?老子答应你啊。答应了就快点说。”
  “啊啊……”
  十六夜感觉自己快失去力气了。
  这并非她本身的愿望。为了不让王茎得到运用,必须守住拓摩。然而,自己却把魔神叫出来好几次。
  “老子字典里面,可没等待这两个字。总之快点说。不说的话,直到海枯石烂老子都会躺在这里。想被老子这样插上百年吗?”
  “那是……”
  “那就快说。早个一两秒都行。”
  “不过,真的没有什么愿望。”
  十六夜虽然挂著为难表情,魔神却是不听她解释的。
  “没有的话就想出来。地球灭亡、银河碰撞什么的,总之快点说。”
  “才没有这么——”
  “过去或是未来,想看看黑洞的话老子也会带你去。快点说。还有十秒。”
  魔神开始倒数。
  超突然的展开,魔神相当性急。而且,三十秒内不说出来的话,在说出来之前肉棒会持续插著,强制让人维持在高潮状态,就是有这种兴趣。
  (该怎么办……)
  无法动弹的头颅快速思索,却浮现不出什么好主意。
  “二十秒……一、二……”
  “真的没有。”
  “就算食物都行,快说。七……八……九……”
  快到三十秒时,十六夜突然想起拓摩说过的话。
  “呃,A-5等级的近江牛。”
  倒数停止。挂有拓摩外表的魔神,终於浮现有事可做的邪恶笑容。
  “女人,高兴吧。这个愿望,老子接受了。”

  第一章、高领大衣的女性

  不想看见的梦。
  自己正在练剑。
  对中学生来说发育程度很好的肉体,正用剑击打修行夥伴。
  住手。
  从斜上方看见自己梦境,拼命提醒梦中的自己。很可能会发生事故的。两次、三次,踏出重重脚步朝对手头上挥剑。
  住手。
  到此为止。
  别再继续了。之後只会有——
  对手身体摇摇晃晃,两人都失去平衡倒下。对手的剑滑出手掌,打到自己身体。
  出现烧灼全身般的痛楚,就在这之後。对手剑尖刺进自己左眼。
  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》
  喊出凄惨叫声後,高领大衣的女性,喘著大气看向虚空。
  漫画咖啡厅的天花板,俯瞰女性。心脏用力跳动。又看见那个讨厌梦境了。
  高领大衣女性伸手遮住,用浏海覆盖的左眼。
  叹了口气,女性露出讽刺笑容。
  看不见东西的左眼,往後也是一样无法看见。只剩下单眼能够目视世界,已经多少年了?现在左眼无法依照自己想法去看。剩下一半的世界,就是自己的世界。右侧眼球转向内侧,看著自己英挺鼻梁,想著另外一边世界长得什么样子呢?如此就不会悲伤了。
  女性起身,手机响了起来。这是唯一一人,她称为同伴之人的女人所打来。
  “抱歉,今天不能去学校了。应该到下午才能会合……”
  “知道了。就由我去看吧。”
  “抱歉呢。”
  “不会——呐。”
  “什么?”
  “王茎,是为了什么存在世上?”
  “怎么了?”
  “不……没事。”
  高领大衣女性收起手机,抓起黑色书包,走出包厢。付钱之後走到鬼神车站前。
  就算问了,也无济於事吧。
  王茎为何存在世上?无论如何,守护王茎就是自己的任务。思考存在理由并非自己任务。
  不过,询问的话——希望能够得到王茎带来不幸的答案。
  女性摇摇头,黑色长发像是扇子那样摊开。
  想到王茎,就会跟自己过去联想到一起。那是开启自己命运——
  女性看向天空,接著看往自己手上的G-SHOCK手表。
  前往学校,还有点时间。
  女性把书包放在脚边,坐在喷水池旁。伫立在早上冷气中的喷水池,还没喷出水花。
  女性从口袋里拿出口香糖,放进嘴里。
  充满精液和呕吐臭味的早晨,鬼神车站前,三名男人来到这里。红色领带、红色衬衫、红色裤子——这是鬼神高中的制服。聚集桃泉市内所有问题学生的学校。
  没有眉毛的光头。
  耳朵和嘴唇都有打洞的男人。
  像是整个人趴在墙壁上似的,猪头胖子。
  亚齐托、响、乾——弄在一起,就是鬼神高中有名的恶霸。各自因为强奸恐吓,被柔道社、空手道社、相扑社开除。多亏出现手机这种东西,女人才避免遭受裸照威胁。
  三人熬夜一整晚。
  肚子饿了,打算到车站前的速食店买个百元餐点,去唱卡拉OK。然後,看向意想不到的“猎物”。
  高领大衣“男子”,坐在鬼神站前喷水池边,咬著口香糖说些什么。戴著耳机,手插在口袋里,头部点著点著,拨动黑色长发。
  那是圣园市,私立天海学园的制服。
  黑色高领的学生服胸口,可以看见雪白肤色。第三颗钮扣解开造出V字领口,露出丰满乳沟。根据角度还能看见半球。加上绷紧在衣服里面的分量,白布感觉随时都会爆开似的。
  三人看著彼此露出奸笑。
  穿著高领大衣的女性,是个引人遐想的好货色。加上一对巨乳——
  三人站在女性的面前和两侧。女性身後只有喷水池。
  他们刻意拉长脖子,从上方偷看胸部。像是两颗肉团的脂肪球,把学生服撑个死紧。
  高领大衣女性一脸厌恶,看向三名男人。
  “干麻?”
  “你是女的吧。”光头乾说道。
  “让我们看看奶子吧?嘻嘻。”
  耳环男人响发出尖锐笑声。胖子亚齐托跟著往前一步,打算硬拉女性钮扣。
  “想爽啊。”
  “我也想爽一下啊。”
  响笑得很下流。高领大衣女性开口。
  “三人都是一张蠢脸。你们是从动物园逃出来的?”
  响刻意摊开手掌,又跟著握拳。
  “听到了吗?她说我们是猴子。我们脑袋可是还不错喔。”
  “急著治疗包皮过长的话就快滚吧。”
  “你帮我们舔舔就能治好罗。可以的话,用奶子夹住就最好罗。”
  “是说老虎钳吗?”
  “别开玩笑了!”
  响发出怒吼,左右的乾和亚齐托伸出手腕。打算勾住女性脖子扯进水里。
  出现两个响亮水声。令人惊讶的是,被扯进水里的是乾和亚齐托。高领大衣女性,瞬间抓住两名大汉手背扔往後方。女性顺势踏向地面,跳到两名男人头上。
  “怎啦怎啦!快点站起来啊,秃子!早上就想跟人干架吗?来啊!”
  女性大吼大叫,脚掌也用力踩著。一般人应该很快就会失去平衡摔进水里,女性却灵活踩在两人头顶。相对颜面直击喷水池的,就是两名男人。两名很快倒下的男人,脑袋被重重踹了一脚,高领大衣女性跳向天空,降落在喷水池边。
  完美展现出来的平衡感。
  难以想像是普通人的动作。
  响立刻举起高手,摆出投降动作。
  “哇、哇,是我们不对!我道歉了!交个朋友吧。”
  “动物有需要朋友吗?”
  “OK,OK,我们什么都肯做。这次我请吃饭吧。”
  “随你拿去喂白鸽吧。”
  高领大衣女性手插进口袋,转身背对响。那一瞬间,响拿出小刀对准女性冲过去。
  七月的蓝天,小刀就像棒球那样飞得远远的。
  左脚迅速踢出一击,刚好停在响面前一公分。
  “有被脚搧过耳光吗?”
  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
  “那么,就试试看吧!”
  女性轻轻转动轴心脚,左脚尖左右摇晃。响吃了两记、三记耳光往後退,最後胸口被重重踹了一脚,往後跌了好几公尺。高领大衣女性慢慢走过去,抓住响的头发。
  “喝水吧。”
  响摇头。
  “这样啊,不想喝啊。那我就逼你喝!”
  女性把响扔进喷水池。响刚好撞到从喷水池走出来的两名同伴,又溅起大量水花。
  三人咳个不停,全身湿透抓住喷水池边。但手掌旁边,踩著一只脚。
  三人吓到了。
  战战兢兢抬头。
  拥有一百七十一公分的身高,高领大衣女性手插口袋,站在喷水池边。左半张脸被黑色长发遮住,可以看到里面眼罩。
  “你、你是……御堂刹那……”
  高领大衣女性,吐出嘴里的口香糖。
  黏在响的脸上。脸接著被脚掌踩住,口香糖黏得更紧。
  “别随便叫我。看清自己什么份量,野猴子。”

口味推荐